黄延秋失踪事件真的吗(终于真相大白)

九九随心记 2022-09-25 23:35:24 投稿 浏览:345
北京市安定医院精神卫生科副主任医师陈斌认为,黄延秋不是癫痫,又没有明确的脑外伤病史,在这种情况下,他之前的种种说法只能考虑他是一个偏执,且“是一个中度的偏执”。
黄延秋事后接受采访表示,自己“可以接受‘在精神上有一些偏差’这种说法”。

黄延秋失踪事件:他自称一夜睡醒从河北肥乡县来到了几千公里之外的南京,他的生活轨迹从此被完全的改变,未婚妻也因此离开,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同样离奇事件在此发生在了他的身上,部队方面的证据,大量村民,甚至是村长的人证,都在诉说着黄延秋事件的真实性质。

今天我要讲的内容是:黄延秋神秘失踪事件。

1977年,黄延秋21岁,他是一位地道的河北农民,那一年,他刚订婚,新房还在修着,可一件奇异经历,完全打乱了黄延秋平静的生活,未婚妻更是也因此离开...

这一年的农历6月12,辛苦一天的黄延秋吃完晚饭,回家脱了衣服倒头就睡着了,可正当黄延秋睡得正香的时候,他发现了不对劲,因为自己此刻竟然躺在大街上,面前有一个七八层楼高的商店,黄延秋心想:不对,我怎么睡觉睡到大街上了。他怀疑自己是不是梦游从家里走出来了,坐起来的黄延秋感觉有一丝凉意,才想起来自己睡觉的时候脱了衣服,但是他转头一看,身边有一个粗布袋,里面有夏天的衣服,还有秋天的衣服,他赶紧把衣服穿了,站了起来,可更吓人的事情出现了,他从没见过自己住的地方有这样高大的商店,四周转了不久之后黄延秋明白,这里根本不是自己的家乡,20岁刚出头朴实他这一下被恐惧彻底席卷了头脑,黄延秋不自觉的开始哭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两位穿着白色上衣的警察上前询问情况,黄延秋如实回答,警察告诉黄延秋,这里是南京,黄延秋很是惊讶,他不敢相信自己来到了南京,但在之后的行程中他的确看到了带有南京饭店名字的建筑,这两位警察建议他先去上海,因为上海有遣送站,他们给黄延秋买了火车票,并送他去了南京玄武湖附近的火车站,这两人目送黄延秋上了火车。

到达上海之后,黄延秋刚下火车,却又碰到了这两个警察,他们带着黄延秋去了上海遣送站,当时黄延秋只是觉得这两个警察非常的尽职尽责,可事实上他们怎么可能目送自己离开,却又先于自己抵达了上海呢?

1977年7月28日,也就是黄延秋失踪的第二天,当时位于上海市蒙自路430号的上海市公安局第九遣送站,向黄延秋的老家肥乡发送了电报,希望村里的人去认领黄延秋,可是当时的电报地址发错了,黄延秋住在肥乡县北高村,这份电报发到了辛寨村,大量的人证出面证明这份电报的确存在,包括村长等重要人物都出面证明确有此份电报,而这也成为了黄延秋当时真的来到了上海的证据,北高村村委会副主任黄棕善说道:当时隔壁的辛寨村确接到过这样一份来自上海的电报。

由于电报地址发错,这导致黄延秋在遣送站呆了小半个月才等到有人来接他。耽误了一些日子之后,肥乡县北高村派吕秀香去上海接黄延秋,因为吕秀香的一个堂弟吕庆堂在上海某部队担任后勤部长,于是吕秀香前往上海去找吕庆堂的儿子吕海生寻求帮助,而吕海生也再一次证明了这份电报的存在,他说道,他们必须带着这份电报才能作为一种凭证把黄延秋领出来,之后,黄延秋被安排暂时住进了招待所,第二天,吕秀香他们把黄延秋带回了家乡。

事情的怪异之处就在于,从黄延秋的老家邯郸肥乡到南京相距至少1000公里,而那个时候是1977年,连自行车都是大件,即使是火车的时速也才80公里,以黄延秋的经济条件也根本不可能敢去坐飞机,

那么他是怎么可能在一夜之间从河北的农村到达南京的呢?

1977年8月中旬,黄延秋终于回到了家中,但是他万分的百思不得其解,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自己怎么可能睡一觉就来到了几千公里之外的上海呢?当时的村民更是议论纷纷,不过他们议论的可不是这件事情的真假,因为全村人都知道黄延秋失踪了,并且之后他竟然从几千公里之外的上海回来,村民们议论的是,谁也无法解释黄延秋是被谁带过去的,是怎么在一夜之间去到南京的。

黄延秋回到家乡之后,未婚妻也因为这件事情选择了离开,无论他怎么解释,他的未婚妻还是觉得整件事情太怪异和灵异,黄延秋简直有苦说不出,但是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半个月之后,黄延秋又一次的失踪了......

1977年9月初的晚上,黄延秋所在的村里刚刚弄完群众生产动员会,开完会之后已经晚上10点钟了,由于第二天还要早起劳作,他回到了家里不一会就在床上睡着了,但是,一觉醒来,自己又出现在了陌生的城市里面,这一次,黄延秋直接出现在了上海,而第二天发现黄延秋不见的,他的家人们,除了觉得非常怪异除和心焦于他的又一次失踪之外,他们还发现黄延秋房间的墙壁上出现了一些文字

“山东 放心 高登民 高延津”

再一次一夜之间来到陌生城市的黄延秋在上海街头迷茫地行走着,当他发现这里是上海之后,他想到了或许上一次帮助他回到家乡的吕海生可以帮助自己,可是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面,自己又要怎么找到吕海生呢?当时的黄延秋在上海市区的上海老火车站附近,而吕海生父亲所在的部队在那时还是上海郊区的地方,黄延秋记得吕海生父亲所在部队具体的位置,可是自己要过去要转好几次公交,还要坐船渡过黄浦江,一路上怎么走黄延秋根本不知道,问路还方言不通,正在这时,黄延秋身边出现了两个看起来是当兵的人,他们身穿的是黄色的军服,黄延秋上前询问,十六铺怎么走,这两人回答道:16铺坐65路公共汽车就到了,并且给黄延秋买了一张车票,黄延秋上了车,这两个穿黄衣军装的人没有上车,到了十六铺黄延秋下了车,上海话黄延秋听不懂,于是他又找到了两个穿黄衣服军装的人问路,他也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军人,但是黄延秋当时一心只想感觉去吕庆堂所在的部队寻求帮助,便只能把注意力集中在和部队有联系的穿着身上,这两个穿黄衣军装的人给了黄延秋4分钱,买了一张船票,黄延秋一个人渡过了黄浦江,下船之后,又是两个穿黄衣军装的人,他们给黄延秋买了公共汽车票,座的81路车,做到了高桥,下车之后,黄延秋发现这里穿黄衣的人特别多,有些人说话自己根本听不懂,在这里他又遇到两个人,他们听得懂黄延秋说话,并且也是身着黄衣军装,他们询问黄延秋去哪里,黄延秋说要去86761部队找吕庆堂,这两个人说自己就是那个部队里面的,可以一块过去,于是黄延秋在那里和这两个人一起上了下一辆车,具体几路黄延秋记不清了,这两个黄衣军装的人带着黄延秋进入了86761部队的军营,经过层层士兵把守的大门的时候,这些士兵却连看也没看黄延秋一行人一眼,什么话也没问,这两个黄衣军装的人物就这么把黄延秋直接带进了军营,来到了吕庆堂住处的房间门外,黄延秋进入了这间房间,但是吕庆堂并没有在家,而是在南京开会,他的儿子,也就是上一次帮助自己的吕海生看见黄延秋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这间房子里面简直惊呆了,吕海生上前询问道“你怎么进来的?”

黄延秋说道“你们部队的人带我进来的”

吕海生大跨步地走到房间门外想看看是部队里的什么竟然在毫无通报的前提下把陌生人带到了如此重地之处,可门外,早就空无一人了,“吕海生转身询问黄延秋,他们穿的什么衣服?”

黄延秋回答到“穿的黄色军装”

“黄色军装?我们部队根本就没有这个颜色的衣服!全部都是蓝衣军装”吕海生追了出去,想找到这两个人,可是还是没能找到,回来之后,吕海生给黄延秋下了一斤挂面,黄延秋呼呼的全部都吃完了,吕海生给他的母亲打了电话告知了情况,而他母亲下了班就赶紧回来了,他的母亲表示这件事情让她很害怕,于是她出去叫了部队的领导过来和黄延秋见面。

一番交谈之后,这位领导告诉黄延秋应该是梦游了,黄延秋没有说话,因为他自己深知这不可能是梦游,一晚上竟然总老家来到了几千公里之外的上海,这根本不可能。这位领导告诉黄延秋,让吕庆堂写一封证明信,证明你不是坏人,你之间进来部队这件事情我们哨岗那边还要被处分呢。

由于当时这里还没有开始使用监控摄像头,吕海生带着黄延秋去了部队的哨岗,哨岗那边也是一头雾水,说没有来人,吕海生回到“没来人?我这亲戚直接进屋里了”

哨岗战士回复到:他们都清醒得很,根本没有看到有人进来,更何况是三个人。

以上的信息取自于黄延秋接受催眠治疗时所透露出来的信息,其中有许多细节部分无从考证,但是吕海生实际上还接受过电视采访,他也亲口说了当时黄延秋直接就出现在了房间的门口,这一点是确定的,也就是说,黄延秋当时真的直接进入了部队里面,并且直接来到了吕海生的门口,吕海生表示对于黄延秋是怎么找过来的颇感惊讶,因为吕海生知道,黄延秋根本不了解上海这个地方,光是从肥乡县到上海,要转很多路车,而且像黄延秋这样农村里出来的人,光是从上海火车站来到他营房的住处也是非常的繁琐,很不方便,都要找很长时间才对,吕海生透露到,这件事情很奇怪。

第一次神秘失踪,出现在数千公里之外的事件,使得黄延秋原本的婚事告吹,未婚妻离开了他,自己的生活完全被打乱,紧接着又来了第二次,更不可思议的是,他还直接进入了部队里面的特定营房里面,如果真如黄延秋接受催眠的时候所透露的那样,自己是明目张胆的在哨兵的眼皮底下进入部队的就更让人难以捉摸了,这两个扮演军人的人物是谁?第一次在南京的那两位白衣警察也是他们吗?第三次的失踪还发生了什么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呢?在下一期视频中,我将会进行更深入的探索,关注我,我们下期视频再见。


「版权声明:图文来源网络,侵权联系即删,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