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睿夏日祭是怎么回事

九九随心记 2022-09-26 08:47:35 投稿 浏览:224
1、夏日祭是在夏季举行的一些活动或节日,也是日本的传统节日。
2、根据了解,夏日祭主办方是b站,b站董事长是陈睿,令人感到震惊的是,这个夏日祭节日从2014年就开始举办了。有网友爆料,他之前申请过日本国籍,然后被拒绝了。

2022年7月,由哔哩哔哩(下称B站)官方主办的“南京夏日祭”被骂上热搜,原定于7月17日在南京举办的二次元文化活动被紧急叫停。

而同期被热议的“玄奘寺牌位”事件似乎加剧了此次“南京夏日祭”的被厌恶程度。以二次元文化起家的B站,近几年在大力“去二次元”的同时,却不得不被二次元“绑架”。

财报显示,2021财年B站总营收达193.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2%。营收增长的同时,B站2021年净亏损为人民币68亿元,2020年则为人民币31亿元,同比增长超过110%。

“收窄亏损,扭亏为盈”已经成为了B站CEO陈睿这几年的关注焦点。

在新生业务板块增长乏力的同时,二次元业务也愈发成为了B站安身立命的根本,某种意义上,在“去不去”二次元间反复横跳的B站,活得很痛苦。

祭还是不祭,是一个问题

这一点,在对待夏日祭的态度上,就可见一斑。

“夏日祭”原本是指每年7-8月间,在日本各地举办的传统节日,节日期间,人们会穿上日式传统的和服,参与包括逛庙会、去当地神社为祖先祭拜、看烟火大会等民俗活动。

从活动形式上来说,夏日祭与我们的清明节有相似之处,所以说,夏日祭可以说是一个标准的日本本土节日。

随着日本二次元文化的发展,夏日祭也成为了动漫产业发展重要呈现平台。因此,很多在海外举办的动漫展也会沿用“夏日祭”、“秋日祭”等类似的名称为展会命名。

当然,从活动本身来说,可能只具有普通漫展的性质。但是问题是名称过于敏感,财经无忌在知乎、微博,包括B站本身很多关于这个话题的网友反馈中发现,更多人是对直接使用日本节日为活动命名感到不满,有欠考量。

事实上,B站2021年的跨年晚会“拜年祭”,就在各方的要求下改成了“拜年纪”,整场活动中的二次元内容也在同比缩减,此举一度被外界解读为“去二次元化”。

对此,陈睿本人的态度也颇值得玩味,两年前的一场演讲里,他公开表示:

“B站一定会变,但是会往更好的方向。”

那么,对于越来越好的B站来说,为何又要重拾“回头草“,再度拥抱二次元业务?

二次元的B站,救不了三次元业务

答案或许和B站破圈战略的受阻有关。

曾经,游戏业务作为撑起B站营收的中流砥柱,一度占比超过80%。

但在不断变动的环境下,B站的移动游戏业务已经逐步缩减至26.3%。究其根源,游戏市场的不确定因素太多,受政策法规影响极大,特别是游戏版号的审批效率。

5月,B站就因为版号审核问题,与衍光网络解除了对《琥珀效应》的独家代理合作。B站官方随后解释称,是“因衍光网络提交的版署版本累计验收不通过次数已达到三次”,所以才不得不解约。

6月,伽马数据联合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发布了《2022疫情期间企业发展状况调研报告》,《报告》显示,2022年疫情期间国内游戏市场呈现下行态势,尤其是在产业重地——上海被封控的3月和4月,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分别为225.72亿元和229.9亿元,同比下降了9.05%和3.40%。

与此同时,据财新消息,多名B站员工证实,B站自5月中旬开启一轮裁员,主要集中在游戏和商业化业务。

在将重心逐步从游戏端移开时,陈睿也曾寄希望于平台的内容运营:

“B站的消费场景一定是多场景、多屏幕的,它不仅局限于中长视频,也并不仅仅局限于横屏的表现模式。它可以有比较短的视频,可以有直播,也可以有竖屏。”

而内容所直接对应的,就是高质量、高产出的UP主群体,这也是B站与抖快形成差异化的最重要原因。因此,B站每年都会进行百大UP主的评选,从平台的角度继续加强UP的影响力,吸引用户。

遗憾的是,近几年,百大UP主翻车事件,已经成为了一种“常态”。

今年6月,UP主兔叭咯与中国BOY在社交平台上最新发布的一期视频中的言论在网络上引起了热议。

二人在回答粉丝提问“如何面对自己追不到的女孩”时,提出了相当过分的“报复”建议,被网友强烈抵制。

虽然二人在事后表示视频内容“只是演的”,后来也删除了相关视频内容,但是影响还是十分恶劣,要知道,这两个UP主分别拥有628.6万和813.3万粉丝。

今年1月11日,B站公布了“2021年百大UP主”的入选名单,入选的UP主“朝烟今天唱歌了没”仅入选两天,就宣布退出“百大UP主”,原因是网友爆出其母是一个老赖。

爆出黑料的B站网友@bibibibi怎么有这种人在出示了各种证据,以及民事判决书的情况下,朝烟在法院判决其母强制还款的那天,在其发布的视频中称“我凭自己本事借的钱,凭什么还”的“经典”言论。

在网友的一致抵制下,“朝烟”1月13日发布动态,表示退出“百大UP主”评选。

而曾经拥有超过600万粉丝的UP“机智的党妹”,也因为与“南京夏日祭”相似性质的事件,直接退网思过。

UP主们频频翻车,也许与个人有关,但是B站在对UP主的监管上的失位,同样也是一大关键。某种意义上,B站就像是一个“渣男”,只介入利益分配,不承担后续责任,在享受UP主带来的流量的同时,对于内容方向的把控,一直缺乏警惕。

6月20日,B站低调运行了收费视频模式,一位名叫“勾手老大爷邓肯”的UP主正式对外推出付费视频合集“世界十大未解之谜”,收费30元,平均一集3元,从目前推出的三集内容来看,时长为20分钟左右。

对于付费内容的推出,邓肯表示“如果能有机会给我们小团体增加一些收入,说不定我们可以扩大产能,去做一些更有趣的事情”。

但是从上线后的付费内容反馈上,财经无忌在免费播出的推广视频评论区发现,购买并观看后的网友对于相关内容的质量并不满意。

很多网友认为,邓肯主打的灵异猎奇类视频“本身就是很多人都讲过的”,还要收费,就很离谱。

网友的不满也直接反映在了近期视频的播放量上,邓肯此前的视频播放量普遍在50万以上,而最新的三条付费内容视频播放量分别是3.8万、1.2万和1952次。

离不开的二次元“绑架”了谁

或许是一连串的破圈困境,让满头是包的B站,重新开始审视起了二次元业务的美好。

毕竟,不同于游戏和运营端的无底洞,二次元为B站带来的,是直观的收入。

早在2017年,B站就上线了“会员购”自营电商,主要经营手办、图书漫画、二次元周边产品,就连服饰和电子数码产品都有比较明显的二次元烙印。

2021年,B站电子商务及其他业务营收为28亿元,同比增长88%。营收占比也快速扩张至15%,即便是疫情冲击之下的一季度,电商营收也占到12%。

此情此景,不由得让人联想到B站鬼畜区的那句经典台词——

”燕子,没有你我可怎么活呀。“

尤其是近年来,破圈战略等多重因素下,二次元群体的大批出走,或许更让这一平台感到焦虑。

作为ACG根据地的B站,在国内动漫番剧领域目前还是占主导地位。根据雷报Pro统计:2022年第二季度,腾讯视频、优酷、爱奇艺、B站四家平台推出的国产动画剧集共计43部(有重合),B站占到21部、腾讯视频11部、优酷7部、爱奇艺4部。

占据“半壁江山”国漫市场的B站,来源于其对于动漫领域的重点投资布局。据相关媒体数据统计,2021年,B站共计投资57家公司,较2020年的28家投资数量直接翻倍。从投资金额来看,亿元级别的投资共有6起,其中有两家为动漫公司。

重金布局国漫市场之外,B站也在“出海”领域迈出了探索的步伐:根据APP Growing统计的数据,截止今年1月12日当周,B站海外版Bilibili Comics在全球图书与参考类APP的推广素材量排名第二。

在东南亚市场,《进化之刃》和《人匠》分别入围印尼语和中文区动漫热门榜Top 5,《天官赐福》、《凡人修仙传》等作品也都收获了大量海外用户的追捧。

不过,在动漫领域,你永远不能绕开的,是日漫。

B站能够成为ACG根据地,国内最大的二次元社区,靠的就是不断与日本同步上线的热门番剧。

但是,运营海外引进动漫产品,存在一定风险。首先是版权获取成本,根据二次元基地数据统计,近几年风靡动漫界的日本动漫《鬼灭之刃》的独家授权费用约为3000万元人民币。

当然,3000万,这只是超人气作品的价格,据某动画代理商透露的报告显示,新番动画的代理价格在2017年到达了峰值的720万元人民币,而随着监管变严、疫情影响,2020年新番的代理价格每部约为50万元人民币。

根据B站近几年的动漫新番引进数量,财经无忌发现,B站平均每年引进约100部新番,仅动漫一项业务,5000万元的保底引进费用是不可少的。为了保障“二次元浓度”,B站如果算上引进《鬼灭之刃》、《间谍过家家》、《咒术回战》这样的超人气番,整体成本轻松过亿。

可是,日本很多动漫都包含了了“擦边球”内容,就算能够被B站天价引进,也会重新回炉,最后B站用户看到的,可能只是一个“特供版”。

作为一个85后的“老二次元”S来说,B站并不是他看番剧的首选。

“小时候是在电视上看,后来很多动画都不给放了,网上的字幕组啊同好组就火起来了。比如海贼王,我现在还是会去找枫雪动漫做的版本。”

S告诉财经无忌,因为手机方便,之前也在B站上看过番,不过他发现,一些老番的内容有过删减。“刚发现B站有《魔神坛斗士》还挺高兴,就重温来着,结果发现里面有很多画面删了。”

删除的原因有很多,但是对于S来说,看这种“阉割版”的动画,不如到网上下载。“现在下载也不是很麻烦,论坛也很多,也不需要梯子。”

更多人气大作,其实B站根本无法引进。“我不信,B站能引进巨人。”S口中的“巨人”,指的是这几年很火的《进击的巨人》。

因为题材原因,这部火遍全球的热血番一度在国内找不到资源。自诩“二次元根据地”的B站上只有网友自剪的一些片段视频。

从这个角度来说,B站正在迫切需要一些改变,来唤回二次元群体被伤透的心。

这或许也是近年来,夏日祭愈发频繁的根源所在。某种意义上,从拜年祭改名,到去动漫化,再到如今的重返ACG,B站始终徘徊在破圈与圈地自萌的矛盾之中。

而牵引B站反复横跳的,就是资本和二次元这两只“看不见的手”,考虑到如今B站所处的环境,二次元这只手的力度,已经明显增加了力度。

今天,不可否认B站的某些优势依然存在,但如何走出“非此即彼”的单一模式,并始终保持对优质文化的有效传播,已经成为了陈睿们亟需考虑的问题。

毕竟,留给B站下架和道歉的机会,也已经不多了。


「版权声明:图文来源网络,侵权联系即删,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