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河公主刚出土的样子(什么人种)

哼哈百家事 2022-10-14 00:12:32 投稿 浏览:195
小河公主,是中国考古学家于2003年在新疆罗布泊小河遗址发掘出的一具女性干尸,虽然经历了四千年,但干尸的保存完好,面部笑容清晰可见。吉大边疆考古研究中心的著名体质人类学家朱泓教授根据墓主人头发为褐色,略微泛黄或发红,加上高鼻梁、深眼窝等面部其他特征初步判断她是欧罗巴人种。

新疆发现一千座坟墓,印证山海经记载世界大战,专家:实在没想到

一座有着一千多口棺材的墓地,坐落在中国新疆荒凉的罗布泊,却让各国都眼红万分,不少国家甚至殚精竭虑地想在考古报告上做手脚,疯狂“暗示”这块墓地是属于他们的。然而就在这时,中国人却不慌不忙,拿出了一本《山海经》,让世界各国惊叹万分:山海经里还记载了这个?

那么,这片墓地究竟是怎么回事?《山海经》中对于这片墓地,又有着哪些解释呢?

这片神秘的墓地一开始是由一个叫做奥尔德克的老猎人,1910年在罗布泊迷路之后发现的。不得不说,在罗布泊迷了路,不但能走出来,还顺手发现了一个后来的“全国百大考古发现”,奥尔德克的运气实在是好得不行。

但是误打误撞进了墓地的奥尔德克,对这个地方的情感只有恐惧。用奥尔德克的话说,在这处墓地上,有着上千个坟包,而每处坟包之前,都耸立着一根高大的木杆,排列得十分密集。如此诡异的景象,再加上周围的猎猎寒风和萧瑟荒漠,怎能不让人头皮发麻?

奥尔德克从罗布泊脱身之后,立刻就把他的奇遇大肆宣扬,希望能引起别人的注意。可是周围的人听说了奥尔德克那些添油加醋的描述,纷纷都对这个地方敬而远之。终于,1934年,奥尔德克等来了贝格曼。

贝格曼一直非常仰慕在新疆发现楼兰古城的斯文·赫定,他也想在新疆来一番寻宝。于是,他听说奥尔德克在罗布泊发现了墓地遗址,立刻就高兴地把他请来带路。

奥尔德克的方向感实在是不错,都过去20多年了,依然把贝格曼带到了正确的地方。贝格曼就此开始了科学考察。他依据周围的环境,将这处墓地命名为小河墓地。从此,这处戈壁珍珠正式地在世人面前亮了相。

在贝格曼的日记里,小河墓地显得格外神秘。他写道,在小河墓地,有种种怪异的景象。一块块厚重的木板被轻易地弯曲,几块残破的人骨散落在地上,一不小心就会被它们绊倒。

而且这处墓地竟然还有木乃伊,只是这些木乃伊大多都惨遭肢解,被裹上厚厚的毛织物碎片,随意地丢弃。贝格曼捡起了几块残骸观察,发现它们有黑色长发和保存完好的面部,但另一些保存得不太好的就很吓人了,它们呲牙咧嘴,如同恶鬼。

虽然在干燥的风沙之下,木乃伊没有化为白骨,但是他们面部的皮肤也变得漆黑,再配合这墓地阴森恐怖的氛围,实在是让人怀疑自己是否还身在人间。

不过,即使小河墓地阴气逼人,贝格曼也发掘了12座坟墓,带走了200多件珍贵文物。只是这次沙漠之旅到底还是有些遗憾。贝格曼在小河墓地呆了几天之后,就带领团队返回了。他深知这次科考比较粗糙,心心念念想要重回小河墓地,进行一次详细的考察。然而,引领他来到此地的奥尔德克不久后病死,贝格曼此生再未踏足小河墓地。

2000年,新中国也正式启动了对小河遗址的考古发掘。在这次比较详细的探查中,小河墓地逐渐揭去了它神秘的面纱,可是关于它的疑问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多了。

说到小河墓地最著名的标志,莫过于那一根根坟包上的那些高耸的木杆,就像是在馒头上插着的筷子一样。

之前踏足此地的贝格曼,自然也被这些木杆吸引了。但他一开始也不知道这个东西有什么用,所以在报告上推测,这些木杆是不是搭建房屋或者棚子的立柱,后来屋顶被风沙刮跑了,就剩下了这些柱子。

但贝格曼仔细考察了一下这些立柱,发现它们好像不是锥形的,有不少是桨型的,所以贝格曼又想当然地以为,没准是这些墓地里的人喜欢划船呢?

这些推论怎么看都太浅显了,不过这也没办法,贝格曼这趟前来属于私人探访,没带多少补给,无法扎根下来深挖小河墓地的情况。而我国的科考队经过长时间的考据和仔细讨论,最后基本确认,这些木杆应该是生殖崇拜的体现。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考古学家发现,这些棺木的立柱其实是不一样的,它们是根据性别,划分出了两个种类。男性的棺木前插着的是桨型的立柱,上面画着一些比较易懂的花纹。而女性的棺木前插着的,则是上粗下细的多棱形立柱,顶部也被加工成了卵圆形。专家们也就推测,这两种木杆应该分别对应着男性和女性的生殖器官。

说实话,生殖崇拜这种东西在世界各地都有不少记录,比如说在韩国的济州岛,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石头爷爷”雕塑,其形状意指什么,从背面一看便知。但是像小河墓地这样狂热的生殖崇拜,直接把相关器官插在了坟头上,在世界历史上都可谓是闻所未闻。

而除了生殖崇拜外,小河墓地的周边情况也非常让人生疑。

小河墓地的总面积约为2500平方米,差不多相当于六个篮球场那么大。在古代,这么庞大的集体墓地,按理说肯定是配套以一个巨大的城镇才行。不然很难想象这么炎热的天气,古人还要抬着棺材,跋涉数里跑到这个地方下葬,真不怕半路上再搭上去一两个?

然而,在这座小河墓地的周围,却没有任何人类曾经居住过的基础设施,甚至连人类活动的迹象都找不到!这座墓地就像是凭空从地里钻出来的一样,在荒无人烟的茫茫大戈壁中显得格格不入。

当然,对于这个问题,不少朋友就会表示,这不是还有条小河嘛?万一这处墓地是一块风水宝地,他们就是喜欢在此地下葬,那么从小河走不就好了?

这个回答其实很有道理,因为小河墓地的棺材,是在全世界独一无二的船型棺材。

这种棺材是没有棺底的,而是用两块侧板拼接在一起,然后把人的尸身塞进去,再用十几块小木板拼成棺盖,毕竟这个棺材口是一个细长形的形状。随后,小河人用一整块新鲜的牛皮将船棺包裹起来。这头牛大概率是现杀的,一来保证新鲜,二来这么大的牛皮也买不到。而随着牛皮水分的蒸发,棺材也就被包裹得越来越紧,越来越严。

不得不说,小河人的这种葬式虽然怪异,但是也确实有一些合理性。只是在古代,牛可是稀罕物,对于农耕民族来说,私杀耕牛属于是重罪。而即使是游牧民族,也是以奶制品为主食。虽然他们坐拥大批牛羊,但对于牛也不是说杀就杀,毫不心疼的。所以就这么杀掉取皮,感觉还是有点奢侈了。

但小河墓地的棺材不止这一种。北区,考古学家们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棺材,那就是9座泥壳木棺。其中有4座保存完好。

这些泥壳棺材的规格,绝非其他的船棺可比。它的棺盖是长方形,被一层又一层土包裹得严严实实。下方是一个木板室,再下面才是大家在小河墓地中常见的船形棺。

而更有意思的是,这些泥壳木棺里发现的都是成年女性,而且随葬品比起外面的人更加丰富。同时,在北区外围,科考队成员还发现了一些祭坛用的东西,如此种种,答案呼之欲出:小河墓地应该是一处圣地,值得人们沿着小河划船而来,再把棺材做成船的形状。

这些想法可以说是非常合理了,只是有一点情况超过了专家们的设想,那就是这条小河的情况可能不太行。

根据测量,这条小河不算宽阔,而且在该流域是十分罕见的一条南北走向的河流。在小河两岸,考古人员也没有发现植被生长过的痕迹,就等于说这条小河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干涸的。所以真要说坐船过来,那还是有点困难的。

在将所有的疑团记录在册后,还有一件事让考古队们念念不忘,那就是当年贝格曼在考察日记中,提到的一具叫做“微笑公主”的神秘干尸。

但科考队不可能把所有的墓地都发掘一空,因此他们是抱着“期待,但随缘”的心态进行考察的。但幸运的是,科考队在最后一天发现了这位公主。她神秘优雅,睫毛清晰可见,嘴角凝固着笑意。后人也将她称为“小河公主”。但小河公主为何会微笑着死去,现在谁都无法给出说法。

小河墓地里的坟墓并没有奥尔德克描述的那样,有1000座之多,最多也不过二三百座坟墓。但它是如此的特殊和迷人,一旦将小河墓地的谜团破解,必然能在人类发展史上书写一大页。

这一切也就让不少周边国家起了觊觎之心,他们纷纷宣传,这座墓地发现的干尸都是印欧人种,意思是小河人不是中国人,是外国人,从而打算把小河墓地的“宣称权”据为己有。

但中国人的嘴也不是泥捏的,他们能造宣称,难道我们就没有证据了吗?中国科考队随即给出了更硬的证据:在小河墓地,考古专家也发现了中国北方的传统作物“黍”。敢问小河墓地的人如果是外国人,那么这“黍”又是哪来的呢?只要生在我国的新疆,那不管是何民族,为何不是中国人呢?

最有意思的是,中国人在传统古籍《山海经》中发现了一条很有趣的记录。说是我国的夏朝时期,夏王启曾经远征西方,与西域诸国干了一架。这场战斗,西域各国都有参与,可称是史前的“世界大战”。最后夏启获胜,从而建立了对西域的统治。

而根据考古测年的印证,小河墓地正好是出现在我国夏朝时期,如果从这一点来看的话,小河墓地的确是妥妥的从属于中国。

可能有些人会不服,说《山海经》这种神话故事怎么能作数呢?但是有一说一,首先,“古代神话中蕴含历史事件”,是历史学界的一项受到普遍认同的东西。西方国家就经常把神话时期当作自己的历史时期,中国人也这么做完全合情合理。

其次,《山海经》的记载并非独有,印度古籍《摩诃婆罗多》也有类似的内容。两相印证的话,可信度不能说完全没有。至此,西方学者对于中国人拿出的证据哑口无言,只能作罢,承认小河墓地是我国的文化遗产。又一场文化战争悄然停歇了下去。


「版权声明:图文来源网络,侵权联系即删,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