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曼族加入中国国籍是真的吗

哼哈百家事 2022-10-29 01:27:35 投稿 浏览:223
达曼族加入中国国籍是真实的。2003年5月26日,中国通过了达曼族,申请加入中国国籍的审核。

我国的藏族有一个最新的分支,被称作“达曼人”。

在2003年5月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身份之前,达曼人又被称为“东方的吉普赛人”。他们曾经游走于喜马拉雅山脚下,漂泊了两个多世纪。

目前,达曼人主要定居于西藏自治区吉隆县吉隆镇。不过,尽管他们也笃信喇嘛教、穿藏装、讲藏语、吃糌粑,各种风俗习惯跟藏族同胞别无两样,但从外貌上看,又隐约带着点南亚人的特征,比如,大眼睛、深眼窝和卷发。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达曼儿童)

那么,要讲清楚达曼人的前生今世,还得追溯到遥远的大清国时代。

其实,这些达曼人的祖先,就是早年入侵中国的廓尔喀军人,“达曼”在藏语中意思即是“骑兵”。

公元16世纪,在当今的尼泊尔境内,崛起了一个廓尔喀部落。廓尔喀人忠诚、体格剽悍,能吃苦、耐力好,尤其擅长山地和丛林作战,近身战中身手不凡。挥舞着锋利的廓尔喀弯刀的廓尔喀战士形象,一直被认做其民族最为鲜明的标识。

为了抢地盘,廓尔喀王公从自己统辖下的臣民中招募、训练组建了一支强悍的“廓尔喀”军团。靠着这支军团的南征北战,部落逐渐演变成了王国。

到了1769年,经过两个多世纪的战争,廓尔喀王国顺利征服了喜马拉雅山南地区的三个邦国,建成统一的尼泊尔王国,即历史上的沙阿王朝。这时候,尼泊尔国内没什么仗可打了,廓尔喀人就将下一个目标定在了体量比自己大多了的印度和中国。

在当年的廓尔喀人看来,挑衅已经四分五裂的印度莫卧儿王朝显然比对峙中国更容易占到便宜。于是,廓尔喀选择了先向印度下手。

开始的时候,廓尔喀大军还算顺利,接连攻下了印度西部数个土邦,兵锋直达克什米尔,向东还侵占了锡金大片领土。

此时的廓尔喀人不免膨胀了起来,趁胜又转身把进攻矛头指向中国的西藏地区。

1788年,廓尔喀人趁着中国正在西北用兵之际,以贸易争端为借口,武装进犯西藏。

西藏地方驻军数量非常有限,装备简陋,几乎一触即溃,随后,清政府又从四川调来了三千清军助阵。然而,入驻高原地区的四川兵水土不服,还受到了流行病的困扰,战事进展并不顺利。

情急之下,驻藏大臣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悄悄背着朝廷与对方议和,以每年给尼泊尔五万两“赞助费”为条件,让廓尔喀人暂时撤了回去。

只是,没成想,一年多后,驻藏大臣换人了,继任的驻藏大臣根压根儿不知道前任那个“按时给钱”的事儿。

就这样,1791年,没拿着“赞助费”的廓尔喀人决定上门“讨要”。

此次的入侵规模远大于1788年那回,廓尔喀军队甚至一度占领过整个后藏,还杀进了扎什伦布寺进行了大肆抢掠。

在遥远的北京,骄傲的“十全老人”乾隆皇帝,陷入了无比震怒之中。

为收复国土、惩治廓尔喀,乾隆便命大将军福康安、海兰察统兵出征,还特意颁下“谕旨”,命清军收复后藏之后,继续南下攻入尼泊尔本土,令其彻底臣服,使之不敢“复萌故志”。

要说这个福康安,可并非是电视剧里书生模样的撩妹高手,而属于乾隆手下的一员特别能战斗的老将。

那边,廓尔喀人虽然勇猛善战,但在福康安统领的大清军团面前,却完全不是对手。清军最终六战六捷、杀敌四千,将廓尔喀人打得溃不成军,一举收复全部失地,并按照皇帝指示,攻入了尼泊尔境内,兵锋直指其国都阳布城(今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

被打的心服口服的廓尔喀人,态度来了个大转弯,开始主动称臣,以藩属国的身份,向中国称臣纳贡。自此之后,中尼之间便再无战事发生,并延续至今。

当年,两军交战的区域多山地,一旦失陷于此,是很容易迷失的。

就在廓尔喀战役期间,有数百名廓尔喀骑兵跟大部队失去了联系,溃逃至今天的吉隆沟一带。开始的时候,他们曾试图返回总部,但无奈战事发展得太快,清军把他们的首都都围了起来,一副要把廓尔喀给打亡国了的架势,家乡的方向,全都是大清国的龙旗。

所以,这些“掉队者”们思量再三,并没有选择南返,而是转向以“投诚者”的身份,向清政府申请入籍。

然而,考虑到充满不确定性的边境地区形势,清政府对他们的身份和意图颇为怀疑,迟迟不肯通融,让他们一等就是好多年。

在此期间,他们也不是没动过回国的念头。但又考虑到,再回到尼泊尔吧,即便两国已经重归于了和平,但早前战争中,自己“投敌者”的身份又是致命的,一旦回去,将面临着“叛国罪”和军法处置。

于是,这几百名廓尔喀骑兵就此游走于中、尼边境线上,与当地的藏民、尼泊尔人通婚杂居繁衍,其后裔们也成了名副其实的“黑户”。

这些廓尔喀骑兵的后代,他们的宗教、习俗主受到了藏族的长期影响,与当地藏人无异。但是,因为没有国籍,他们无法拥有土地用来耕作和定居。这导致,达曼人数百年间,一直处于居无定所,四处流浪的状态。

这些达曼人只能靠着替人放牧和打铁来维持生计。

达曼男子几乎各个都有掌握着打铁的手艺

他们作为“外乡人”,备受歧视。在西藏和平解放前,达曼人经常全家借宿到雇主的棚子里,不被允许进出当地藏民居住的房屋,更不能和主人家同桌吃饭。

而那边,尼泊尔对达曼人同样也没表现出什么感情——由于分离的时间太久,达曼人还信仰喇嘛教而非尼泊尔奉行的印度教。在尼泊尔人眼中,总会很自然的把他们当作藏人的一个分支,并不认为是自己的同胞民族,毫无亲近感可言。

两边都被嫌弃的达曼人,在数个世纪的流浪中,成了“东方的吉普赛人”。

没有归宿和家园的他们只能为生存而奔波,缺乏谋划未来的意识和动力。又因为没有国籍,他们很难得到受教育的机会,来开拓眼界,提升族群的人口素质和谋生的能力,只能一代代浑浑噩噩地粘贴、复制着祖辈们的生活。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达曼人就开始申请加入中国国籍。经过中国政府的反复考量,终于,在2003年,达曼人取得了中国国籍,被化为了藏族的一个分支,正式享受到了中国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入籍后的达曼人成了中国政府的特殊扶贫对象,政府专门在吉隆县给他们分配了土地,修建了村子,甚至连新房中的家具、被褥和洗漱用品都给预备好了,真正做到了“拎包入住”。每年还会向达曼人提供大量补助和经济、教育、医疗方面的政策倾斜。极大地改变了当地封闭、落后的面貌。

如今的达曼人除继续从事打铁的工作外,也开始了农业生产,种植了生姜、玉米等经济作物,还成立了传统手工艺合作社,尝试发展旅游业,并把手工打铁、编制等日常活动上升成了特色民族文化,并通过电商平台销往各地。十几年来,达曼人不但经济状况和社会地位大为改善,2017年,还出了第一名大学生。

入籍以后的达曼人,享受到的,是政府给自己盖的“家”;而真正让他们有了尊严和自信,更让他们“根有所系”的,还是给他们“盖”了家的国家。


「版权声明:图文来源网络,侵权联系即删,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