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托海的牧羊人》背后真实的故事 表达的情感

哼哈百家事 2022-10-30 11:38:02 投稿 浏览:130
王琪作词作曲的《可可托海的牧羊人》描述了牧羊人和养蜂女一段凄惨的爱情故事。本来他们应该有圆满的爱情结局,可是养蜂女为了不连累牧羊人,断然在一个凄风苦雨的夜里不辞而别,只留下牧羊人在无尽地等候。有情人难成眷属,令人唏嘘不已!

不好意思,我是在2021年春晚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本来有点睡眼惺忪了,旋律响起的时候,瞬间让我回到了年轻的时候,那时候我们口中哼着的是《在那遥远的地方》。

01-凄美的故事

牧羊人在可可托海遇到了美丽善良的养蜂女,一个住在自己的毡房,一个守着自己的蜂群驼队,千里花海,雾气弥漫,清新的空气,让人心醉,阳光要许久之后才能够播撒草甸,可是,牧羊人端出了羊奶放在了蜂箱旁边,养蜂女将蜜罐安在了帐篷门口,就这样,你来我往,心照不宣,可能在月明星稀的夜晚,就着腾起的篝火,诉说一天的生活片段。

故事中,女主的丈夫死了,留下两个孩子,牧羊人一心要守护这个女子,可是养蜂女考虑得更多,可能是家族原因,可能是其他,总之在草甸鲜花衰败之后,风雨之夜,养蜂女带着驼队,默默离开了。

从这里我们可以猜想,驼队应该不是一个人可以掌控的,必定有着其他族人。

小伙子感到困惑,可能骑马绕着草场奔波了几个昼夜,希望能够找到她、挽留她,然而草原依旧,芳踪难觅。

就这样,小伙子在思念中,留守在了可可托海,后来在不断地打听中,得知她远嫁伊犁。

实际上,这个女主真的远嫁了么……(以上根据百度介绍)

02-草原民族的爱情

其实,诸葛小村姑作为一个喜欢历史的人,应该很容易就理解这个故事的背景,养蜂和游牧一样,追逐春天的气息,基本没有固定的落脚地,可可托海在阿尔泰山地区,伊犁在七百多公里远的西南方(直线距离),以现代交通来讲,可能不是很远,可那必须要绕过准葛尔盆地。

对于一个骑马牧羊的人来说,无异于天边。

对于一个草原民族,他们相信自己看中的姑娘就是缘定今生,没有其他的私心杂念,哪怕女主已经嫁过人,哪怕她有两个稚气未脱的孩子,这对于一个想要与她过一辈子的男孩来讲,这都不是问题,草原民族不在意这些。

如果放在古代,没有手机、没有电话、没有汽车,可能两情相悦,就这样在一起了,根本不用考虑世俗偏见或者其他现实性经济问题。只要族人们认可,大家开开心心围在一圈,喝喝奶茶,跳跳舞,祝福一番,送上几件日用品,交换几只羊,就能够组成家庭了。

可是养蜂女子和牧羊小伙子,虽然都是在草原奔波,幕天席地,毕竟见过的世面不一样,民族特性也不尽相同,思考的问题也是天差地别的。

女孩可能到过比较大的城市,不可避免地受到过现代思想的浸染,认为自己的身份以及两个孩子会成为男孩的负累。

一个有过生活经历的人,看到一个纯情少年热情地望着自己,不心动是不可能的,可是社会性的所谓理智,还是让她不忍心让这个风中天使受到伤害。

于是在风雨之夜,女孩选择了离开,把他留在心底,天地为鉴,余生中,再也不会踏上这片草地,这是需要多么巨大的勇气和决绝,能够战胜自己的心念,才是真爱。

正如前面所说,姑娘真的嫁人了么?未必,她只是强忍着在逃避,并不是心里装不下那一份真诚,而是觉得自己配不上。

我们为这个故事所感动,是因为我们的人生已经是物欲横流,金钱铺地,简单到极致的爱情,恍如天空的星辰,美好,但却不可得。

而对于牧羊人来讲,朴素的情怀是很难理解姑娘的行为的,在他认定的世界中,多看了一眼,就是终身的挂念。

这种简单、不由得让村姑感到泪目,这才是天国该有的爱情。

03-作者的心念

在采访中,作者王琪说,他在新疆呆了10年,才能够在异域风情中寻找到自己的创作灵感,想当年,王洛宾也是在西域找到了自己的音乐之魂,可见,民族的东西,才是人们心底里最纯粹的所在。

王琪的歌,贴近生活,含有丰富的民族气息,曲调悠扬,歌词意思很明了,画面感很突出,这就是重在歌词的结果,毕竟汉语是表意的,每一句话,都是一幅生动的画面。

总结:

好好欣赏这首歌,韵律很简单,歌词不复杂,能够推开我们心灵的窗户,尽管窗棱上已经布满了灰尘。


「版权声明:图文来源网络,侵权联系即删,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