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渠的尴尬(红旗渠现在怎么样了)

哼哈百家事 2022-11-18 12:40:42 投稿 浏览:170
红旗渠至今还是通水的。根据当地导游介绍,林州人现在日常饮用和使用的以自来水为主,而红旗渠水主要用于灌溉。

红旗渠是20世纪60年代,河南林县人民在极其艰难的条件下,从太行山腰修建的引漳入林工程,在国际上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事实上,这条充满传奇色彩的引水渠,不仅折射出中国人的水利梦想,而它所遭遇的尴尬现实,也是中国北方水资源紧缺的一个缩影。

人工天河的引水狂想

为了对抗严苛的自然环境,河南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早就想了不少办法,其中最为常用的手段,就是修渠。早在公元前422 年,西门豹发民力在漳河右岸,今河南省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村附近,开凿水渠12道,旱时可引漳水灌田,水大时又可排涝,这就是著名的“西门豹治邺”。

林州境内的渠尤其多。明朝时,即有谢公渠。民国年间,修建了峪门口渠和古城渠。抗战期间,有抗日渠。新中国成立后,在红旗渠之前,曾修建了英雄渠、天桥渠。这些渠,有的引河水,有的引泉水,解决了不少村落的吃水和灌溉问题。

就是这些工程的经验,为红旗渠的修建提供了灵感。在上世纪60年代,十几万林县农民完成了若干项当代人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们饿着肚子,利用极少量的简单机械和无数凝结着智慧的“土办法”,苦苦奋斗10年,削平了1250座山头,凿通了211个隧洞,架设了152座渡槽终于建成了这条人工天河。在巍峨雄峙的太行山悬崖绝壁之上,八米宽的红旗渠从山中穿过。“人”的因素在这项传奇般的水利工程中的确起了重要作用。因此,当年的美联社给予了这样的评论:“红旗渠的人工修建,是毛泽东意志在红色中国的典范,看后令世界震惊。”

红旗渠给林州人带来的,不仅仅是物质上的好处,还有无形的财富。上个世纪70年代,随着电影《红旗渠》在全国公映,红旗渠成了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的样板工程。据统计,从1971年至1980年的10年间,共有119个国家和地区的外国领导人和友人参观过红旗渠,每年来的国内考察团多达十几万人次。

也是因为红旗渠的名气,林州红旗渠“美女”讲解员李蕾才奇迹般地出现在了央视《百家讲坛》里。红旗渠甚至被开发出了商业价值。如今走在林州的大街小巷,从喝的酒到抽的烟,再到水泥、汽车配件,到处都可以看到“红旗渠”的招牌。

传奇面临的尴尬

水是农业的命脉,水也是人生存的命脉。从20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中原山区干旱状况日渐严重,水成为必争的资源。这种状况,日益显现出当初修渠决策者的先知先觉。

红旗渠修成之后,相邻各县也意识到修渠的好处,分别修了跃进渠、大跃峰渠和小跃峰渠,这些渠的规模大都不逊于红旗渠。像建于1976年的大跃峰渠,是河北省邯郸市重要的引水工程,承 担着涉县、磁县、武安等30多万亩农田的灌溉和12万人的饮水任务,每年还要向邯郸市区供水;1972年建成的跃进渠是林州隔壁安阳县的动脉,灌溉着11个乡镇30多万亩农田。这几条渠都从漳河引水。

山西也加入到争水行列,处在上游的他们有着地理条件上的优势。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该省在漳河上游修建了大大小小100多个水库。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漳河两岸争水导致的械斗和破坏行为就接连不断。1992年8月22日,红旗渠遭遇了自建成后最大的一次人为破坏。数十米渠墙被炸毁,村庄被淹,直接损失近千万元。 这一事件使争水问题上升到政治高度。

然而,上游来水量的不断减少令争水问题仍然不断激化。进入90年代后,每逢灌溉季节,漳河上游河道径流不足每秒10立方米,而沿河两岸工程的引水能力却超过每秒100立方米。想分水,却无水可分。

林县当地人对此非常感慨,红旗渠灌区管理处的周锐常副主任介绍说,红旗渠已不能全部实现建成当时的功能。林州人不再喝红旗渠水了,县城生活用水由建于淅河上游的弓上水库来解决,而农村靠打机井。“20年前站在红英汇流的渠边,飞溅起来的水雾能将衣服都打湿”。而现在我们站在同一个地方,只看到浅浅盖住渠底的一点水流。

2001年,在漳河上游管理局的支持下,红旗渠开始跨省调水,从山西省漳泽等5座水库引水3100万立方米。为此,林州市政府出资94万元买水,解决了林州市30多万亩土地的灌溉问题。

只是当年红旗渠水多,慷慨来得容易,而现在就难了。


「版权声明:图文来源网络,侵权联系即删,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