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元无极太上大道(四海八荒)

自飞扬SEO专员 2022-06-20 10:07:49 投稿 浏览:272

却说那萧天布下鸿蒙灭神阵开始了漫长的修炼之旅,此时萧天在修炼时遇到了麻烦。萧天为了让自己的心神能够跟上自身的修为,依然进入鸿蒙灭神阵之中的迷幻之阵。阵中,萧天看到了前世的种种,从小的时候开始被人追捧为天才,父母的关爱,朋友间的友情,到大学时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女朋友,让萧天感慨万千。

忽然,画面一转,朋友的背叛,女友的利用,无情的抛弃,因为自己的缘故而拖累父母,周围人的转变,无一不让萧天感到愤怒,感到自责。此时的萧天神色痛苦,面目狰狞,跪于地上,身体不断颤抖,嘴里无意识地发出一些呢喃。而身体周围开始出现散发着黑暗阴冷的气息,却是陷入了幻境之中。而自身的修为也不断下降,若是萧天不能够摆脱这幻境的迷惑,很可能会产生心魔,从此再无寸进的可能,更为严重的还会就此化为灰灰。

在萧天的修为狂降到混元无极境界之时,鸿蒙紫玉散发出一阵天下舍我其谁的狂霸气势。而萧天也因为这一气势,心理产生一阵明悟:“自己为何会这样,前世的种种又如何,背叛又如何,那些不过是过眼云烟,现在我是这鸿蒙世界的主宰,是这里的至尊,是这里的一切,背叛将不会在降临到我身上,因为没有人可以背叛,只因为我是至尊,无人可超越。”念及如此,萧天心里爆发出天下之大,唯我至尊的气势,整个鸿蒙世界在这一刻颤抖了,似乎在迎接它的王一般。

萧天迅速盘腿坐下,开始恢复其修为,就在萧天恢复其修为之时,整个鸿蒙世界的混元之气和鸿蒙紫气开始聚集在萧天的周围,并被其迅速吸收,而萧天的修为也在快速地恢复这,心神修为也跟着不断上升,很快就到了于鸿蒙造化境界所对应的境界。

鸿蒙不计年。此时的鸿蒙世界的混元之气和鸿蒙紫气被萧天吸收了十之**。可想萧天现在的修为之恐怖。

鸿蒙世界深处,萧天端坐于八十一品鸿蒙青莲之上,面无表情,头现一庆云,其大不知几千亿万里,却是占据了半个鸿蒙世界。庆云分为上中下三层,中层:只见鸿蒙剑,鸿蒙珠,鸿蒙镇天塔等鸿蒙至宝上下翻飞,散发七彩光芒,慑人心神,漫天尽是威严;庆云下层:鸿蒙灵宝,混沌至宝飞舞其中,然却是不敢越中层雷池一丝一毫。每一件法宝都足以让后世洪荒中的圣人眼红不已;庆云上层鸿蒙紫玉漂浮其中,似平淡无奇,却又耀眼至极,其矛盾另人心中一阵气血翻腾。庆云下,萧天端坐着,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

不过片刻,萧天便猛地张开双眼,两道紫色神光自双眼射出,将眼前亿万里的鸿蒙空间绞得粉碎。萧天见此,嘴角勾起一个完美弧度,却无人欣赏。n_n!!!

萧天心里感慨道:“自己修炼至此,修为已达鸿蒙神尊之境界,心神修为也跟上了上来,却是不容易,而这鸿蒙世界的混元之气和鸿蒙紫气也被我吸收得差不多了,而自己在这鸿蒙世界也呆烦了,得寻找一些灵根炼器材料等物,以后好为门下打算,自己虽然收集了无数灵宝,但是却没有收集过灵根炼器材料等物,却是失算,等我找完那灵根与炼器材料,便破开这鸿蒙世界,感受下那开天之壮举。想罢便在这鸿蒙世界寻找那灵根与炼器材料。

萧天在这鸿蒙世界寻找灵根炼器材料之时,行到一地,见此地鸿蒙紫气汇聚甚是快速,知此地定然有宝物,心里不住念道:“灵根,材料,灵根,材料,要是那灵宝,我就灭了你丫的。”敢情是萧天这货嫌灵宝太多,见到灵宝还想毁了,若是在后世洪荒中让那圣人听到,怕是要自爆与萧天同归于尽,不过自爆能不能伤到萧天的一根汗毛咱们就先不想了^o^。

萧天此时呆了,对,就是呆了,因为他看到了一个可以用来作弊的东西,鸿蒙第一灵根,鸿蒙圣果树,这可是好东西,不同人吃一个便可立即达到圣人的修为,而且不用担心心神修为跟不上去,就是圣人吃了也可以巩固修为,增加修炼速度。不过这并不是萧天发呆的因为,他发呆是因为这鸿蒙圣果树变异了,这鸿蒙圣果树原本需要亿万年才可以成长完全,可现在只要千万年便可,而且这鸿蒙圣果树只要取其一小段树枝,种于鸿蒙珠内,便可存活,千万年后便完全壮大,开始结果子,三万年开花,三万年结果,三万年成熟,前后只需九万年便可吃到这鸿蒙圣果。一棵高千万丈,宽百万里的树会有多少树枝?而且鸿蒙珠内还可以调节时间,也就是说,萧天他是每一秒都在批量生产圣人啊,这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想着想着,萧天的嘴角不自觉露出一丝至贱无敌的淫笑。

迅速把鸿蒙圣果树移到鸿蒙珠内,并取其无数树枝,植入鸿蒙珠里,再调节下时间,继续踏上寻宝之路。

时光匆匆而逝,萧天也找到了无数的灵根和炼器材料,什么鸿蒙精石,鸿蒙葵水之精等物。萧天觉得差不多了,决定开始学人家盘古来次开天之举,破开这鸿蒙,成就混沌世界。

只见萧天立于鸿蒙世界之上,神色凝重,然而手中却没有拿出任何灵宝,这牲口想干啥?难道是想学以自身破开这鸿蒙?人家盘古开天还要拿开天斧不断狠劈最后才以自身的毁灭换来洪荒世界,这牲口用自身来破开鸿蒙也确实是牛。

萧天右手高举,静心凝聚着力量,很快,右手带着丝丝紫光慢慢向前轰去,这一拳看似平平无奇,似乎没什么威力。然而不过片刻,整个鸿蒙世界炸开了锅,到处是紫雷肆孽,所有的混元之气被这紫雷所毁灭,而鸿蒙紫气却有五十道汇聚在一起,并迅速遁去,其余的鸿蒙紫气却遭到了毁灭的命运。慢慢地,萧天破开鸿蒙后,开始出现道道混沌之气,并不断衍生出另外的混沌之气。

萧天见那五十道紫气遁去,也不追,他知那是以为将化身为天道的五十道紫气,若是此时毁了它们,那以后就少了很多有趣的事情了,所以也就任其离去。萧天见这新开的世界,心里感慨万千,这就是自己破开的世界,自己开辟出来的就是不一样,怎看怎亲切。萧天陷入极度的自恋当中。

自此,鸿蒙不复鸿蒙,混沌世界已成,天道也即将演化,掌管天地万物。

分界线。。。。。。。。。。。。。。。。。。。。

萧天破开鸿蒙之后,混沌开始诞生,周围开始出现小片的混沌之气,很快,这些混沌之气又演化出别的混沌之气,如此生生不息。混沌世界不辨左右,无分上下。

以萧天现在的修为,早已探测了整个混沌世界,这混沌不如鸿蒙世界之广阔,却也不小。混沌世界的一切尽在萧天的感知之中,萧天探测到那遁去的五十道紫气,正在不断演化成天道,萧天见此也不去惊扰它,独自寻找起----中那些大神不断写到的盘古大神。然而却没有找到,却是不知为何。

萧天对此的看法就是:“此时的天道尚在演化之中,怕是没有能力孕育盘古,而且此时天道还在吸收那混沌之气,也是无暇管那盘古的出生。看来是打算等到其实力足以掌控盘古时再孕育。

萧天见此,心里暗道:“你这天道却是不要招惹到我,否则我定让汝化为灰灰,不复天道。想罢便在这混沌世界之中游玩起来。

萧天在混沌之中游玩时,却也找到许多东西,灵根材料无数,更有混沌珠,三十六品创世青莲等物。萧天如是想道:“虽然我是不需要这些东西,但是我可以拿来以后给那门下弟子使用。能拿混沌至宝给门下弟子使用的也就萧天这一家了。

萧天在这混沌之中游玩时做的最重要的事情的不是收取灵宝材料,而是炼那身外化身,每个化身都是由三十道鸿蒙紫气做成的身体,再加入萧天自身的精血不断孕育,待到化身将成之时,给每个化身加入一丝萧天的修为,化身成时,修为直达混元无极太上大道的境界。此时,化身的数量已经有百万之多,而且都有自己的意识,但是,却对萧天百分百的臣服,来自灵魂深处的臣服,另他们产生不了一丝违背萧天的念头。这也是萧天动的手脚,他可不想自己创造完他们,最后却背叛了自己。萧天这么做也是无可厚非,你想,要是他们背叛了,最后萧天还不是得毁灭他们,所以萧天这么做也有为化身着想过的。

此时的萧天几乎转完了整个混沌世界,也感到有些烦闷,:“这丫的天道怎么那么垃圾,这么久了还没开始孕育盘古,这不是要让我过去抽他丫的吗,nnd,犯贱也不用这样啊。#$%&*。”想罢便盘腿做下开始闭关,等到那盘古出世之时再做计较。而在混沌深处的天道狠狠地抖了下,很快就归于平静。

萧天这货也不想想,人家天道才是五十道鸿蒙紫气演化来的,能和他比么,慢也是正常的,他却在这里发牢骚,典型的站着说话不腰疼。

混沌世界三百万年后,混沌世界之中混沌之气暴动,向混沌深处聚集,其速度之快另人咋舌。萧天也自此醒来,眼中精光一闪,微微一笑,飞身而起,划开空间向混沌深处而去。

到那混沌深处,只见一巨大的蛋立于混沌之中,周围混沌之气不断涌入其中,那蛋每吸收一道混沌之气,蛋的颜色便偏向混沌一点,萧天知道那便是以后生出盘古的巨蛋。巨蛋的旁边,一巨大的斧静静地漂浮在其旁边,巨斧满是肃杀之气,道道寒芒自斧刃传来,慑人心神,却是那盘古开天时的开天神斧,也称盘古斧。巨蛋的底下托着一玉碟,通体玄色,蕴涵无尽大道,却是神奇。正是那造化玉碟。

萧天看到这,想道:“这盘古独得十二道鸿蒙紫气,开天圣器盘古斧得六道,造化玉碟得七道,另外的紫气除了遁去一道化为一线生机之外,其余的大多都化为法宝等物,供人驱使,却是可悲。都是被天道利用来完善自己而已。”

想完便看着巨蛋,心里一阵激动,虽然自己现在有百万化身可以和自己聊天,可是他们对自己都太过恭敬了,说话都放不开,总是很不自在。这让他很郁闷,有点想发飙了,这不,刚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来,“就是不知道这蛋好不好吃,炒了也够吃好一阵子的吧。”萧天心里恶意地想道。(汗一个先)萧天在蛋的周围布下一聚灵阵,让蛋更加快速地吸收混沌之气,好助其快速生长。布完阵后,萧天便做下,看着巨蛋。萧天现在也不急着修炼,他知道鸿蒙至尊诀的最后一层是需要靠对至尊之道的领悟的,而不是一味地闭关修炼,那样说不定还会适得其反。

萧天一直都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比如说盘古出世后收他做跟班啦,以后看见三清不爽时让盘古去教训他们一顿。另外西方那二个秃驴不让其道传入东方。谁让他们脸皮厚呢。……

忽然,萧天想到,自己还没有一个道号呢,别人都有自己的一个道号,向老子,通天,原始,鸿均啦什么的,就自己没有,要是以后让别人萧天萧天指名道姓地叫,那自己还不郁闷死。,还是想个道号吧。想到这便开始苦思冥想起了来,想来想去还是不知道起什么好,忽然一个念头自脑中闪过,鸿蒙至尊,对,就是这个道号,想自己自那鸿蒙之中重生,得那鸿蒙至尊诀,唯我独尊,却是鸿蒙之中的至尊,无人敢越,也无人可越。念及如此,心中一阵豪气,哈哈大笑道:“以后我便是那鸿蒙至尊,天地间唯一的尊者。以尊自称,却为本尊。”道完后,整个混沌世界不断颤抖,似对尊者的臣服,膜拜。萧天想:“现在道号的问题已然解决,却也没什么可做的,我,不,应该是本尊,本尊还是继续等那盘古出世之日吧。”

混沌不计年月,时光在鸿蒙(以后都叫鸿蒙啦)无聊的等待之中过去,不知几亿万载。终于,巨蛋传来一阵破裂之声,却是那盘古即将出世,鸿蒙一阵激动,继而眼巴巴地看着巨蛋破裂。只见巨蛋自顶部开始迅速产生裂缝,到整个巨蛋满是裂缝之时,巨蛋一阵颤抖,爆发出一阵强烈的金光,金光弱下来之后,只见眼前一巨人,虎背熊腰,脸庞如刀削斧劈般刚毅,菱角分明,双臂雄壮有力,肌肉虬结,穿着一兽皮衣物。右手倒提一巨斧,左手托一玄色玉碟,正是那开天之人盘古道人。

盘古道人看这眼前混沌一片,却无它物,甚是无奈。将手中的开天神斧和造化玉碟举到眼前,道:“以后你便为盘古斧,你为造化玉碟。将伴随于吾,参悟大道。”道完后继续接着说:“吾自那混沌之中而生,自此,吾便为盘古。自当静心参悟那大道。”

待到盘古行那开天之事时,洪荒将出,经历天地之劫后,天道之下的那些圣人将再无法违抗天道,而天道也会选出其代言人,间接掌控天地。

分界线。。。。。。。。。。。。。。。。。。。。

鸿蒙抬头看着盘古,心道:“丫的,这货真不厚道,好歹本尊在此等其数亿万年之久,现如今出生也不来问个好,没事长那么高干嘛,这身高怕是有万丈高了吧。”想罢鸿蒙飞身上前,运起一丝法力,喊道:“本尊为鸿蒙至尊,在此等汝不知几亿万年时光,如今见汝已然出世,甚是欣慰。”却是鸿蒙把自己的身份提高到盘古的前辈上去了,只能说这货心真毒。

盘古被鸿蒙这一句话吓了一跳。忙寻找起鸿蒙的身影,片刻便找到,见眼前的小不点以自己的修为居然看不透,心下一惊,施展大神通,身体不断变小,直到和鸿蒙一样为止,上前向鸿蒙行一礼道:“前辈大德,盘古感激不尽。本以为盘古便是那混沌之中的第一个生灵,却不想前辈却是早已先生。”说到最后却是憨厚一笑,不得不说,混沌之中的生灵就是单纯的小白,这样都可以被鸿蒙忽悠了。此时的鸿蒙心里都快笑翻了,“看人家盘古都叫本尊为前辈,这可不是什么人都有的,想想都爽。”脸上却是面无表情,淡淡道:“汝却须得称本尊为尊者。”盘古问道:“为何称前辈为尊者?”鸿蒙一瞪眼道:“本尊生于鸿蒙之中,比那混沌先生,汝称本尊一声尊者却是委屈了汝?”盘古连忙道:“尊者莫生气,尊者当得起盘古这一声尊者。盘古不委屈。”说罢还对着鸿蒙行一大礼。鸿蒙见此,微微一点头,道:“汝可愿与本尊一起游这混沌世界?”,盘古应道:“自当前去。”说罢只见鸿蒙以极快的速度飞去,这还是考虑到盘古的修为低下的缘故。两人自去游历那混沌世界不提。

却说两人游历那混沌世界,一路直达混沌边缘,那盘古运气倒也不错,收取到几件灵宝。如乾坤鼎,混沌剑,另外还有一些炼器的材料等。而鸿蒙也在这段时间把盘古收为自己的跟班。当看着盘古拿着那些先天至宝,炼器材料傻笑时,看着他那傻不啦叽的样子,鸿蒙心里狂笑“这就是标准的乡巴佬,没见识就是不一样,不就是几个先天至宝吗,至于么,本尊都是拿来当玩具的,先天至宝那是拿一个砸另一个。”嘴里却道:“不错不错,先天至宝本就不多,汝能得这几件本尊感到甚是欣慰。”盘古听得此言,直道要给鸿蒙寻几件先天至宝使用,看着盘古的样子,鸿蒙心里再次感叹道:“混沌中的生灵就是单纯啊,那一番话放在后世的地球,怕是连三岁小孩都骗不过。混沌就是这点好啊。”鸿蒙这货又在那里感慨了,孰不知不是人家盘古单纯,而是他太过狡猾了,人家盘古刚出世就被他忽悠了过去是正常的。

再说盘古欲拉着鸿蒙去寻那先天至宝,鸿蒙无奈道:“本尊却是不缺灵宝,况且本尊修为之高要这灵宝来有何用,汝还是静心修炼,灵宝岁好,却不可沉迷其中,须知自身才是最为重要的。”盘古也是大智慧之人,听完鸿蒙一席话,立即心生感悟,叹息道:“却是盘古着相了,忘了这自身才是最为重要的,今听完尊者一席话,盘古惭愧,在此谢过尊者,盘古就此闭关,请尊着为盘古护法。说罢便做下自去修炼。

鸿蒙见此,很是无奈加愤怒,无奈的是盘古这么久才懂得自身的重要性,愤怒的是这盘古说完就不顾自己自去修炼,但也只是有点愤怒罢了,也没有打扰其修炼。

转眼数亿年过去,盘古已然从修炼中醒来,望着混沌世界神色复杂,良久才叹道:“神通不敌天数。”原来这盘古在修炼时便知道了自己的开天使命,开天之后自己必然是九死一生,然若不去行那开天之事,天道也会另选一开天之人,再将盘古毁灭,重归混沌。这也就是神通不敌天数。

鸿蒙听完盘古之言,微微一笑道:“汝已知汝之使命,却是那开天之事,虽是凶险,但也有一线生机,汝可交与本尊一道元神和精血,日后本尊可另汝重生。享那开天大功德,及那三清之气运。”

盘古道:“此行为怕是太过逆天,天道怕是不允。”鸿蒙道:“逆天?修行便是逆天,汝有何惧之?何不试上一试,那一线生机却是把握在自己手中,本尊也会助汝一臂之力。”盘古听完哈哈大笑道:“尊者却是大理。”言罢便分出一分元神和精血与鸿蒙,鸿蒙将那元神和精血收于鸿蒙珠内,按其想法便是:“那元神和精血放到那鸿蒙珠内,让其吸收鸿蒙紫气,待到盘古重生之时,虽是天道之下,但也相去不远。

此时,只见盘古立于混沌之中,盘古斧高举过头顶,散发无尽肃杀之气,盘古暴喝一声,盘古斧向前挥去,只见混沌之中出现一道裂缝,不过很快就消失了,盘古见此,手持盘古斧继续向前不断挥去,终于在盘古用光了九成气力时,混沌已被劈开,清气上浮,浊气下沉,无数地水风火涌动,盘古见混沌已被劈开,欣慰一笑,忽然,原本被劈开的混沌似乎有重合起来的迹象,鸿蒙见此,随手甩出一道紫光,定住那要重合的混沌。盘古也趁此机会做下来恢复体力。

数百年后,盘古又是暴喝一声,双手称住那混沌,盘古斧在这时一分为三,一化为幡,一化为图,一化为钟,盘古抓过那图,定住那地水风火。自此,盘古每日长高一丈,天地也就相距一丈。

待得无数年过去后,盘古见那天地不在有重合的迹象,大笑道:“尊者,盘古却是无缘见那洪荒大地,待得日后重生之时在来见过,说罢便倒了下去。呼出的气体变成满天清风和逍遥自在的云彩,呼出的声音变成轰轰雷鸣,左眼化太阳,右眼化月亮,身躯化山脉,血液化涛涛河流,头发和髯须化满天星辰,经脉成道路,皮肤肌肉成良田沃土,皮肤上的汗毛成草木,牙齿和骨头变成金属和岩石,精液和骨胳变成珍珠美玉,因开天留下的汗水变成了滋润万物的甘霖。自此,洪荒已成,天道也进一步地完善着。

盘古道下时,身体飞出一元神,一分为三,自飞向洪荒大地,又见十二道精血自盘古体内飞出,也往那洪荒飞去。

那图和幡也飞想洪荒之中,而那钟却是飞往那太阳星中,那造化玉碟却是经受不住开天之威,已被毁去一半,飞往洪荒,这时,天降下提道金光,却是那开天大功德的金光,一分为二,小的部分飞向鸿蒙,大的部分又一分为三,飞向那洪荒,似追那三道元神去了。

鸿蒙最后一叹:“自此洪荒已成,各路仙神不久之后便会现于洪荒,本尊却要在其之前去那洪荒走上一遭,寻有山门,找个时间复活那盘古去。”言罢便飞往那洪荒不提。

分界线。。。。。。。。。。。。。。。。。。。。

却说那鸿蒙游历那洪荒大地,一路行去,却是没有再收那法宝,材料等,只是一路游山玩水,好不快哉,时间也很快便过去了数千万年。

而这段时间里,洪荒也开始出现了生灵,各路大神开始慢慢现身于洪荒之中,此时最为出名的便是那龙,凤,麒麟三族。

龙族得天独厚,生来便有强横的**,资质也是不差,善施云布雨之术,族长龙敖一身修为直达准圣中期,在族内威望无人可比,就是为人比较阴险罢了。族长之下还有五位长老,修为最高的有大罗金仙后期。

麒麟一族**比龙族稍差,但是其法术修为却是龙族所不能比拟的。论整体实力还在龙族之上。族长在族内就是一切,可见麒麟族内的管理之严格。族长麟天修为直达准圣中期,更隐隐有突破的迹象,而这麟天野心勃勃,一心想称霸这个洪荒大地,成为洪荒之中的第一主角。

凤族比那龙族和麒麟族弱了一筹。但是凤族内部的团结却不是龙族和麒麟族可比的。上下团结一心。而且凤族天生便带一技能,‘浴火重生’,若是被击成重伤,可寻一火属性灵气较为浓厚之地进行重生,重生之后修为更胜从前。这让二族忌惮不已,凤族族长凤羽不仅人长得貌美无比,一身修为更是达到准圣初期,却是比那二族族张弱了许多,须知一个境界之差便是天地之差。

三族之间由于龙族和麒麟族之间不断挑起纷争,摩擦不断,最后也把凤族牵引进来,毕竟他们也不想在战到最后之时白白便宜了凤族,虽然凤族不想加入这纷争之中,但奈何其修为强大,最后也被牵引进来。却是苦了洪荒生灵,在三族的纷争之中,死伤无数,而三族也惹下诺大因果。

却说鸿蒙行到一处山头,见此处灵气逼人,满地皆是奇花异草,好一处仙家之地。另鸿蒙心情大好,待得更往前时,忽感前方有三股灵气暴动,淡淡的威压充斥这一片天地,见此,知是前方有人在对恃。便感有趣,向其方向赶去。

到那之地,见空中一龙一凤一麒麟所化之人,二男一女正在对恃,地下一绝色女子手握一宝剑,散发冲天宝气,正苦苦抵抗着三人所散发的威压。

这时,只听那麒麟所化之人冷声道:“龙敖,汝身为龙族族长,事物繁多,怎的有时间来此,不去你那洞府呆着。”空中那龙所化之人,也就是龙敖听到此哈哈大笑道:“麟天,你这短腿畜生,汝来此有何事,莫不是也为这灵宝而来,须知此乃我龙族势力范围,却也不是汝可以擅闯之地。今天汝若是不给吾一个交代,怕是汝要和那凤羽到我龙族内部走上一遭”语气之中尽是威胁。

空中那凤族所化之人,也就是凤羽一声娇喝:“龙敖,麟天,尔等好生不要面皮,此灵宝乃那女子所得,已然认主,哪轮得到尔等在此说三道四。”

原来三人会来此地,是因为地下那女子手中的灵宝,那女子乃一朵不知名的花朵长时间吸收灵气所化,化形之后便在这山头修炼,一日,见修炼的洞府之中有一古朴宝剑,看不出是何材料所制,正欲研究,那宝剑突然散发出一阵冲天宝气,宝剑在此刻自行认主,宝剑认主之后的样子也发生了巨大改变,只见一水晶般的宝剑漂浮眼前,其形状之美,另女子欣喜不已。

却不想那冲天宝气把那龙族族长吸引过来,随后,那麟天也到了,二人就在那里对恃起来,而凤羽也在这时赶来,那凤羽也是好心肠之人,见灵宝已认主本想就此作罢,却不想那二人欲杀人夺宝,这另凤羽很是不满,便想维护那女子,也便有了先前之事。

鸿蒙见此,暗道:“这凤羽却是善良,资质也是不错,正好收来做我门下弟子,地下那女子也是不错,一并手了罢,为二弟子。”

空中三人的对恃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只见龙敖突然发难,袭向凤羽,手中带着无尽真元力,周围的空间都被其撕裂。凤羽没有想到龙敖首先攻击的竟会是自己,一个不察,着了道,被击退数百里,咳出几口血,稍微调整一下变迅速赶回战场。

场上,只见麟天不断放出那九天之雷,攻向龙敖。龙敖的修为虽高,但是刚刚能够一击击退凤羽,却是有偷袭之嫌。而麟天的境界虽然和他一样是在准圣中期,但是麟天却是快要突破了的,跟龙敖根本就不可相比。所以龙敖现在的处境很是不好。而凤羽见此也不理,却是在那生龙敖偷袭之气。然而,到底是心肠软,在最后见到龙敖被那麟天击成重伤,心汇总一阵不忍,想他凤族本来不愿参与洪荒的争斗,但其实力却让二组忌惮,因而被卷入战场,族人死伤无数,最后和两族的关系迅速恶化,演化到如今的地步。

凤羽娇喝一声:“住手。”飞身加入战场,挡住麟天欲致龙敖于死地的一击,而凤羽的境界和麟天的相差太多,抵不过这一击,再次口吐鲜血,眼看却是身受重伤。

麟天此时也是不好受,刚刚那一击可是耗了他很多的真元力,狞笑着往龙敖飞去,这时,空中传来几声龙吟,却是那龙族长老到了,向麟天攻去,一时间漫天法宝不断往来。

此时的龙敖阴冷一笑:“诸位长老,快快击杀那麟天,还有那凤羽却是不可留其性命,其对吾龙族会有很大威胁。”凤羽听到此,怒喝道:“龙敖,如此小人行径都做得出来,难道不怕洪荒生灵耻笑。”

龙敖不可置否地一笑,道:“这都是为了吾龙族的发展,洪荒之人又怎会道吾之过,况且只需做得隐秘些,便无人可知。”说完便朝凤羽击去,凤羽刚刚接完麟天几乎全力的一击,又怎么有余力抵挡,眼看就要命丧于此,忽然,地下那女子飞身上前,替凤羽挡下这致命一击。那女子修为不过金仙,瞬间**便被击毁,龙敖见此气恼无比,打算连其元神一并毁灭。运起真元力向女子的元神攻去,此时那女子已经绝望了。

忽然一声淡淡地“且慢”硬生生让龙敖的攻击之势停止。这一声‘且慢’似在眼前,有似远在天边,另众人心中气闷不已,吐出一口血放才缓过来,这声‘且慢’当然就是鸿蒙喊的。眼看自己未来的徒弟就要命殒,他不出手都不行。

鸿蒙现出身形来,冷眼看着龙敖,此时龙敖心里那个惊啊,已自己的修为都无法看透此人的修为,那这人的修为该有多高。洪荒何时出现这么一号人物了。鸿蒙可不管龙敖心里所想,只道:“龙,凤,麒麟三族征战,另洪荒大地生灵涂炭,惹下诺大因果,本来不想关尔等,如今尔等在此争这灵宝,虽不想与尔等有过多纠缠,但此处却有二人与本尊有缘,却是不得不来。”

龙敖听完后道:“你是何人,来此做甚?又有何人与你有缘,此乃我龙族之地,你是想与我龙族对立?”说到后面语气更是盛气凌人。

鸿蒙听到此,心里怒道:“好个不知礼仪的畜生,看本尊不教训汝。”口中冷哼一声说道:“本尊为鸿蒙至尊,那凤羽与那女子却是与本尊有缘,本尊欲收其为徒,却不是汝等可以管的事情。”

那龙敖只感觉一阵气血翻涌,再也控制不住身形,从空中跌落,鸿蒙可不管其死活,径自向那呆住的凤羽和那女子的元神走去,说道:“汝等可愿拜本尊为师?”凤羽和那女子见得鸿蒙如此强势,如今又欲收自己为徒,哪还有什么不愿意的,当即对着鸿蒙行一师礼,口哦中说道:“拜见师尊。”鸿蒙见此,大笑一声道:“如此甚好。”又对那女子道:“汝之肉身为师会为汝造一更胜从前的与你,却是不用担心。”

于是以后威震洪荒的两位大人物便由此成为鸿蒙这货的徒弟。

分界线。。。。。。。。。。。。。。。。。。。。

上回说到鸿蒙收得二个徒弟,那女子听得鸿蒙可以为其找一更胜从前的**,自是感动,心里寻思道:“这师父却是个好人,又是具有大神通之人,为其弟子,以后却是不忧。”当即对着鸿蒙一拜,道:“师尊大德。”鸿蒙又对其道:“汝可有名?为师却是不知。”(以后鸿蒙对自己的徒弟都以‘为师’自称.女子道:“徒儿自修炼以来,只静心参悟大道,却是无甚名字,请师尊赐名。”鸿蒙略一点道:“汝自此以后便为如梦。”如梦当即拜道:“谢师尊赐名,以后我便为如梦,当伺候师尊,以谢师尊再造之恩。”鸿蒙又道:“自此以后,凤羽为本尊门下大弟子,如梦为二弟子。”二人齐道:“遵师令。”

而被鸿蒙冷哼一声后了落地上的龙敖很快便回到空中,与龙族几为长老一起把鸿蒙围住,见其不拿正眼看自己,而是在那收徒弟,还不悠闲,心里一阵怒火攻心,长期处与上位者的他何时被人如此蔑视过,只感觉自己的威严被挑衅了。而旁边的几位龙族长老也是一样,直盯着鸿蒙,双眼直欲喷火,仿佛鸿蒙就是他们的杀父仇人似的。

此时鸿蒙才漫漫转过身来,看着龙敖和几位龙族的长老,充满不屑的语气道:“汝等这样看着本尊却是为何?本尊不过小小教训那小蛇而已,没有将其击杀却是其造化。都说龙族好淫,莫不是汝的感与那龙族族长有那‘性’趣?”鸿蒙这一番话不可谓不毒,直说得龙敖和几位长老面色铁青,青筋暴动。说得麟天差点稳不住身形,看着龙敖和几位龙族长老的眼神都有点怪异,时而点都时而摇头。更说得二女汗颜不已,自己拜的这个师父却是大神通,大智慧之人,一番话遍说得龙敖和那几位长老常年不变的脸色也为之异动,只是那话的内容……

为何众人会有这样的反映?原因很简单,龙族内部对女性很是轻视,所以所有的长老都是由男性担任,鸿蒙这么说不就是在说龙敖和几位龙族长老有那龙阳之好么。就一毒字了得。

龙敖几人再也忍不住心中怒火,正打算不顾实力的差距攻向鸿蒙之时,龙族内部传来无数龙吟,无数黑点赶向这里,却是那龙族之人到了,只见数十万龙族飞舞于空中,好不壮观。龙敖见此,哈哈大笑道:“吾龙族数十万大军至此,今日定叫你等化为灰灰,以泄吾心头之恨。”可怜的龙敖还以为这数十万的龙族能起到什么作用,却不知鸿蒙这货的实力实在是……

果然,此时鸿蒙只是斜眼看了下,便不再理会,数十万龙族又如何,再来千万倍本尊打个喷嚏也能灭了汝等。

龙敖见此,大怒道:“众龙族听令,灭了这些人。”一时间,漫天龙吟,无数龙族施展神通,攻向鸿蒙,场面却也壮观,凤羽和如梦二女紧张地看这龙族,汗水漫漫滴落。鸿蒙见此,微微一笑,对二女道:“徒儿不用担心,看为师如何灭了这龙族。”说完不顾二女惊异的神色,对着龙族挥出一拳,平平无奇的一拳,之后便看着龙族之人。

片刻之后,龙族的数十万大军在众人惊讶,绝望的眼神中化为漫天血雨,连那元神也被绞杀,龙敖等人此时心胆欲裂,如果早知道鸿蒙有这么变态的实力,他们哪敢去挑衅啊,躲都来不及。而二女中凤羽在一旁狂吐不已,而如梦的元神也在那做干呕壮。鸿蒙见此,无奈一摇头,对起施展个清心诀,让其平复心神,很快二女便恢复了过来,看着那龙族的尸体,神色难看,鸿蒙暗道:“到底还是女人呀。”轻道一声:“火来。”只见漫天的天火将那龙族的试题瞬间化为灰烬,只留下一地焦黑。二女的神色也开始恢复自然,鸿蒙的嘴角勾起个迷人的弧度,他可不想自己刚收的徒弟被自己吓跑了,那他得郁闷死不可。

鸿蒙对众人道:“如今之事虽是汝等龙族引起,本尊却也不追究汝等之过,今后不要招惹到本尊,否则……”说完就带着二女施施然地离开了。留下呆滞中的众人,鸿蒙也由此一战成名,‘鸿蒙至尊’之名传便洪荒。

千年之后。鸿蒙带着二女到处游玩,今日行到一处,只见眼前一座高耸入云的山,雄伟无比,似天柱般,真是那盘古的脊椎所化的不周山。那天,鸿蒙带着二女离开后,让凤羽去解决完凤族之事便用一道鸿蒙紫气做一身体给如梦,便到处游玩,闲来无事便知道下二女的修炼,如今,凤羽的修为已达准圣后期,如梦的修为也到了准圣初期。二女相处也甚是融洽。

鸿蒙看着不周山对二女道:“为师到汝等去看上一看。”一路上,鸿蒙见不周山灵气浓厚,奇花异草无数,却是一个好去处。看得心里痒痒的。最后终于对二女说出他的重大决定:“羽儿,梦儿,为师欲寻一处宝地,建一山门。”此时凤羽和如梦呆了,本来她们还以为师尊这么久不带其回山门是为了给她们增加经验,游历洪荒,却不想是因为根本就没有山门。

鸿蒙道:“为师之前都是孤家寡人一个,要何山门,先如今有汝等二位徒儿,却是要做好打算。”二女听此才道:“师尊,此地倒是一个好去处不如就在此建立山门如何?”而鸿蒙却是神秘一笑道:“此处虽好,但为师已知有一更好的去处,以后汝等便知。”二女却是疑惑,游走洪荒多年,却是不曾见过何处比这更好的。莫不是师尊以前找的饿?想到这对鸿蒙道:“师尊,那是何处?”可惜的是无论二女如何问,鸿蒙都只是神秘一笑,或答非所问,就是不说在什么地方,直说得二女娇嗔不已。经过千年来的相处,二女也多少知道鸿蒙的性格,怎么说呢,就是有些腹黑,总是西黄看别人苦恼的样子,没事逗逗人,耍得别人团团转。很是随和的人。

鸿蒙带着二女继续在这不周山转来转去,一边给二女讲不周山的由来,一边告诉二女以后洪荒的一些人物。

却所凤羽解决凤族之事,凤羽为凤族挑选一新的族长,却是大智慧,大神通之人,修为也是有准圣初期。而此时凤族内部的气氛很是紧张,正在为下一场战争做商议,却是那龙族,凤族,麒麟族三族的矛盾到了白热化的地步,大战一触即发。


「版权声明:图文来源网络,侵权联系即删,多谢」